还原历史 捍卫尊严 感动中国王选和细菌战跨国诉讼的故事

首页

2018-12-06

年,她被推选为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

年开始,王选放弃了在日本的优厚待遇,执着而坚定地走上了对日诉讼之路。 她带领一帮白发苍苍的细菌战中国受害者,风尘仆仆,频繁往返于中日之间,在日本法庭上唇枪舌剑;她带领一群稚气未脱的大学生,辗转于国内各受害地,风餐露宿,为细菌战调查取证……年英语教师,年与丈夫一起赴日留学。

年月日,一篇报道打破了她在日本的宁静生活。

部队的国际研讨会,两个日本人在会上报告了他们去浙江义乌崇山村调查细菌战引起鼠疫流行的情况。

年的一天,一架日军飞机低低飞过崇山村上空。

十几天后,多名村民痛苦地死去。

一支自称防疫部队的日军来到崇山村,把这里变成活体解剖的实验场,王选家包括叔叔在内有位亲人遇难。

部队的事情与义乌崇山村有关系?我就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侵华日军部队和义乌崇山村的证据链、事实链究竟是什么?”月日年,我作为知识青年,从上海下放到崇山村,和村民们一起生活了近年。

末日般的鼠疫灾难,强奸、抢劫、撒毒、放火、活体解剖,无恶不作的日军,埋在村民们记忆中的恐怖、悲伤和愤怒,是我,一个农民的子孙,在青少年时代,从他们那儿受到的历史教育。 ”年,我到日本留学,先后在日本的三重大学和筑波大学学习。 这年里,我切身感受到:在中国大多数人都知道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在日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年月,战争结束周年,我和一些到崇山村调查细菌战受害者的当年日军后代们,命运般地相会。 从那时起,不分四季,与他们并肩,到崇山村以及其他细菌战受害地,进行受害情况调查,研究学习细菌战的历史事实至今……”年月日,义乌崇山村村民王焕斌、吴利琴、王国强就向日本政府提交“联合诉状”。 那年春天,王选为联系企业的业务,从日本回到故乡,她自小熟悉的王焕斌叔叔告知她要为“日军放鼠疫”“烧村”的事,向日本政府索赔,她在日本,必须参与,并让她去日本联系前来崇山村调查的日本和平反战活动家松井英介、森正孝。 也正是松井英介、森正孝,在哈尔滨的关于侵华日军部队国际研讨会上,报告了王焕斌等三村民提交“联合诉状”。

年月日,看到日本《英文时报》的那篇报道后,王选通过报社,联系上松井英介、森正孝,和当年日军后代们“命运般地相会”。